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故事精选 >

断缰马疾踏鬼火 谢痂人披挂蜂甲 (<雪>31-2)

小龙 2021-12-21 09:24网络收集

简介断缰马疾踏鬼火谢痂人披挂蜂甲(<雪>31-2)断缰马疾踏鬼火谢痂人披挂蜂甲(<雪>31-2)断缰马疾踏鬼火谢痂人披挂蜂甲(<雪落轩辕台>31-2)2最近几天,专案组好像忘了百里玉妆...

断缰马疾踏鬼火 谢痂人披挂蜂甲 (<雪>31-2)

断缰马疾踏鬼火 谢痂人披挂蜂甲 (<雪落轩辕台>31-2)

2

最近几天,专案组好像忘了百里玉妆的案子。

百里玉妆不明白,为什么让她从地底下钻出来,回到颠簸的小屋。

去厕所的时候,一个戴工装帽和大口罩的女工尾随进来,迅速把手里的纸团塞给她。她打开一看,上面写:“就要异地审讯!”像小学生字迹,分辨不出是谁写的。

“谁?”

“……”

“你是谁?”

“揣两天了,一直送不到你手……”

她心狂跳。女工听外边有脚步声,迅速拿回字条攥在手心,匆匆离去。

刚从厕所出来,她木木走到小屋门前,但立刻要求返回,又犯了尿频尿急的毛病……她明白,地下掩体的审讯顶多是进入炼狱的预演,并且不可能再有张丽君、马庆们相助,而那纸条是谁写的呢?张增旺吗……那女工为什么这样慌张……我该怎么办?!

夜间她不敢脱衣睡觉,一次次推门小解。开始,女人们尚能跟到室外盯着,后来便躺在炕上听声音;次数多了,干脆由她折腾。

她再次下炕,推门而出,蹲在工业垃圾堆旁。在车间嘈杂声和钢铁的震撼中仔细辨别异常的响动。向工厂大门看,大门敞开着,没有车辆开入。一切如常。星空衬托出高墙的轮廓,墙头的败草在冷风中瑟缩,心猛地鼓荡起来:快逃,快逃!站起身,按住怦怦的胸口,摸索着向墙根靠近。墙很高,翘脚够不到墙头,就回到垃圾堆里找可垫脚的东西,可是,只有废铁、炉渣,根本搬不动。突然,咚地踢到个物件,声音很响,吓出一身冷汗。猫腰看小房、厂区,并没异常反应,才稍稍放心;发觉踢到一只空漆桶,便轻轻抱起移到墙脚,蹬上去,扒墙头仰颏向外看。外边是广阔的田野,田野连着县城,县城的灯火稀稀拉拉,以远就是燕山了。她估量,翻墙而上应该不太困难,墙外就是朝思暮想的自由天地。可是,逃向哪里……弯大叔家?弯大叔在死亡线上挣扎,怎能养活得了我!还要担风险!小鸟妈家?不行,距干校太近,太招眼。她想起马洁的话,“屎壳郎哭它姥姥,两眼迷瞪黑”,现在想来来,一点也不俏皮,倒挺贴切,是呀,举目无亲,我认识谁呀,哪里是藏身的地方……逃向北京然后坐火车南下?天一亮,他们半路就能追上……

实在走投无路。便跳下漆桶,回到小屋,合衣躺下。

女人们正在熟睡。她想:逃,天放亮发觉人没了肯定报告上边,上边一定会大肆追捕。张丽君们还要坐坐实实挨批评,受处分,真地对不起她们,说真格的我也舍不得她们。她们个个是好姑娘,却被我连累,遭受打击……难道,坐以待毙?他们为要剥夺我的思想自由首先剥夺我的尊严,并不惜剥夺我的生命,绝对不会轻易撒手认输,现在又来个异地审讯……到底逃不逃?和谁商量?张丽君?张丽君太年轻了,不会有主意。不能把知情的危险压给她。她正在我身边熟睡,单纯正直,如果让她受到牵连怎能对得起连日来的慷慨帮助?岂不成了忘恩负义之徒!没人可以商量,只有靠自己作出决断了。遇事就没主意,今天才真正体会到该多么致命!是的,要决断,在稍纵即逝的时间里。后半夜了,我是这样害怕,这样没主意。他们倘若抓到逃跑的我决不能轻饶,那末,不逃跑就能轻饶吗?反正背着抱着一边沉,莫如冒险一试,或许天无绝人之路。说不定明天一早就来抓我,现在是个机遇。抓住机遇才可能出现转机,哪怕前途多么不确定。机遇的大敌是优柔寡断,优柔寡断是横在机遇外的一堵墙。最坏的结果是让他们抓回去。至于逃到哪里,不知道。

她从靠墙的褥子底下摸出钱和粮票,迅速把简单的衣物、洗漱用具装进背兜,挎上,下炕,示意性地亲了亲张丽君的小胖脸,心想:“小妹妹,别赖姐心狠!”悄悄出屋,轻轻掩门,站在门前听了听,四外看了看,重新来到墙下,登上漆桶,探出半个脸向外张望。忽听玉米秸垛里有响动,好像有人埋伏,一惊,立刻蹲下身,心跳得紊乱。“确实在冒险,说不定落入王参谋的陷阱……也可能已经走露了消息……那个戴大口罩的女工到底为谁服务……”又跳下漆桶,向回走;向回走更加恐怖,眼前一下子展现出被拷打被羞辱的情景,而“异地审讯意味着屈辱和死亡!”想到这里不寒而栗,又停下脚步,蹲下来。看废铁堆,废铁堆就像坟墓和尸骨。看夜空,星光闪烁,冰冷迷蒙,好像对世事并不关心。“星星在眨眼,危险不也在眨眼么,星星向危险眨眼又向机遇眨眼,机遇就在危险之中!撞大运了,往好的结果想,假设王参谋没有得到情报,戴大口罩的女工是张增旺的亲信,对,不妨赌一把!李妈说,遇事别怕事!”再回到漆桶前,登上去,向外张望,墙外是玉米秸垛,开阔的田野,县城的灯火,深不可测的燕山。“自由与牢笼只有一墙之隔。黑暗里危机四伏,也是安全所在,曙光的前导。一定要争取自由,哪怕多么短暂,多么不确定,即使短暂的不确定的自由也该多么宝贵!为了自由,为了摆脱屈辱,上!”竟蹿上墙头,在墙头向后看看,毅然跳到墙外的黑暗中!

这时,玉米秸垛哗啦作响,惊出两个黑影,仔细看,原来是两只狗,幽会的情侣。两个情侣张皇逃走,甚至没叫一声。


文章信息

本文标题:断缰马疾踏鬼火 谢痂人披挂蜂甲 (<雪>31-2)

本文链接:https://xiaoxiangcong.com.cn/gushijingxuan-173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2757072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