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故事精选 >

飞燕(8)

小龙 2021-12-21 09:44网络收集

简介飞燕(8)飞燕(8)(连载小说)《中荷商报》第171期,文学专版【荷叶田田】,2012年09月07日第二章(四)飞燕的头上裹着纱布,病床上方高高的一根吊绳将她打了石膏的腿牵引着。她...

飞燕(8)

(连载小说)

《中荷商报》第171期,文学专版【荷叶田田】,2012年09月07日

第二章

(四)

飞燕的头上裹着纱布,病床上方高高的一根吊绳将她打了石膏的腿牵引着。她发现自己成了战场上的伤病员,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管。

“头好痛。”她皱着眉说。她想看看周围,颈脖却被一圈奇怪的“项链”固定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却什么也没想起来,搜寻的眼光很迷茫。

“醒了就好,你已经昏迷2天了。”罗伯特的声音。

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特殊的人:男警官和女警官。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欣慰却仍然带着哀伤的表情。

“想喝水吗?”罗伯特问。

飞燕无法摇头,只能伸出手,无力地晃了晃,表示不想。

这时,一位年轻女护士进病房来,她查了查飞燕床边的监视器,说:“心脏和血压都很正常。”然后,换上新吊瓶时又说,“可以拔掉氧气了。”

“她能进行20分钟的问话吗?”女警官用商量的口气小声问女护士。

护士点头,转身轻轻地带上病房的门离开了。

飞燕听到“问话”二字,有些恐慌,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你不要怕,我只是问问当时的情况。”女警官温和地对飞燕说。

飞燕急切地问罗伯特:“夏妮在那里?”

罗伯特的嘴巴张了张却没发出声,眼里有晶莹的泪光。

飞燕顿时被毒蛇一样的预感死死地缠紧,禁不住眼泪刷刷地往下掉。

病房里很安静,一切好像是静止的:时间、空气、思维。只有女警官眼神里流露出的女性特有的同情心让飞燕更加确定,不是预感,是事实。

泪,是有声音的。她分明听到了,那么近距离又那么遥远地听到了。但无论他们在哪里流泪,无论他们发出怎样的悲号,一一都以同样撕心裂肺的方式击碎了她的心,眼泪水泼一般沁湿了她的惋惜,她和夏妮短暂的缘分......

她不能完整地叙述已经发生的惨剧,她不敢回想她和夏妮在那生死瞬间的离散。

她依稀记得,那条山路并不难行,只是路道不宽,弯弯绕绕的像转盘。转盘的轴心是高山,而车在转盘上行驶,如同一辆玩具车,有时会摇晃。前方的路,只能在拐弯处看得准。她们的车正在爬高,雨雾很大,刮雨器不停地在车窗上两边挥舞着,能见度也很低。突然前方高坡路段冲下来一辆像鹰一样的摩托车,如果夏妮不让路,粉身碎骨的是摩托车主。夏妮急转方向盘,向路边冲去。但她很快发现,冲下去的地方是山下的深湖。她突然大声对身边吓傻的飞燕喊:“快开车门,跳,跳...”

飞燕吓得尖叫,无法理解夏妮的意图,更无法冷静地开车门。面对死亡的恐惧和求生的渴望让飞燕瞬间变成半个傻人。

生死关头,夏妮别无选择,她把唯一生的希望给了萍水相逢的同胞飞燕。果断地放开扭转的方向盘,整个身体扑到飞燕这边,扭开车门,用尽浑身的力气想将飞燕推出车。可是来不及了,车的冲力撞毁了路旁的护栏。随着一声可怕的轰响,车门甩出去几米远,也顺带把飞燕甩了出去。飞燕被狠狠地摔在石头上,头破血流,不省人事。而夏妮和车早已冲下山,淹没在雨泡张狂的湖水中......

飞燕断断续续地讲,呜咽地哭,她说:“我没想到,刚刚结识的并十分珍惜的好姐妹就这样消失了。她本来还有机会像普通的女人一样养育后代,延续生命,幸福地生活......”

“好吧,今天就到这里,她情绪很激动,好好安慰她。”男警官对罗伯特说,“谢谢你的翻译。等她痊愈了,请通知我们。”

女警官临走时嘱咐罗伯特说:“这张表格,稍后请她填一下。然后寄到警署。”

第二天,飞燕由罗伯特推着轮椅参加了夏妮的葬礼。

葬礼在竖立在树林旁的那幢尖顶通天的教堂里举行。

那里如果真是灵魂通达天堂的地方和洁净的日光普照的地方,以及人们的惆怅被释放的地方,那么,夏妮一定不再被俗世的琐事羁绊,一定像飞鸟一样快乐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那就是人们所说的天堂。飞燕想,即便是天堂,死亡总是恐怕的,黑暗的。而对亡者的悼念就更是恐怕和黑暗了,以至于让生者更加惧怕死亡。

一位哲人说过:“死亡的声势比死亡本身更为恐怕。”因为亲朋好友们那伤心欲绝地哭泣,他们穿戴的黑衣,葬礼上挂着的黑幔等,这些都让死亡更加怵目惊心。

飞燕的黑衣是罗伯特去置办的,虽然不合身,但能表达她的哀思。

罗伯特也是一身黑衣,戴着墨镜。参加葬礼的还有夏妮身前的好友和同学、同事。

圣诗赞诗结束后,牧师的祷告像哀乐,更加加重了飞燕汹涌的悲伤,她有了啜泣声。

“把悲伤暂时藏起来,让夏妮安详地走。”她忘了罗伯特之前的叮嘱。

送灵柩去墓地时,罗伯特担心,当人们围绕墓穴周围为夏妮祷告,愿她安息、灵魂升入天堂时,她会忍不住大声悲号。所以,婉转地劝她不要去了。但飞燕执意前往。

墓地在山坡上一片石头围墙内。围墙四周是苍翠的松柏和葱郁的树林以及繁花绿草。罗伯特将夏妮的墓穴以家族成员的名义安放在他父母、祖辈的墓穴一处。

天下起了小雨,飞燕喃喃地说:“遇上雨天,灵魂会顺利地进入天堂。天堂没有烦恼,没有人世间那么多势利和无奈,也不会有狠心的父母遗弃小孩,更不会有陈世美一样的花心男人背叛原配......”

“请你不要再说了。”站在罗伯特身边的一位高个子男人突然悲切地请求她。

飞燕望过去,那人看上去很清瘦,头发过早的花白,一身黑衣,戴墨镜。她看不清墨镜下那对眸子里闪烁着怎样悲伤的泪光;看不透他黑衣内那男人的气魄迂回中所有的惋惜和哀恸,或迟到的忏悔。但他悲切的声音仿佛是从一个巨大的空洞里突然迸发出来的涌流,让风中的尘土无法飞扬。

他在哭泣,罗伯特在哭泣,夏妮生前的同学在哭泣,飞燕的哭泣更是铺天盖地。

突然,那人在夏妮的墓碑前长跪不起,伤心欲绝。惹得在场的人个个更是凄泪如雨。

飞燕知道,夏妮在这个世上没有亲人,她唯一的亲人是罗伯特。

那这位比罗伯特更像亲人的男人到底是谁?

(未完待续)


小说《飞燕》在文集里暂时贴到这里为止。

谢谢朋友们对我的支持和鼓励。祝福朋友们!

但接下来的会以同样的形式继续在报上连载。一直会继续到2013年年底才能连载完毕。

这是一部12万字的小说,我正在减缩到6万字左右每期在报上刊登。

每期大概在月头5号左右和接近月尾20号左右出报。

如有朋友感兴趣,请按照以上的大概时间点击网站

www.chinatimes.nl

文章信息

本文标题:飞燕(8)

本文链接:https://xiaoxiangcong.com.cn/gushijingxuan-174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2757072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