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故事精选 >

归去来兮 小说 二十四

小龙 2021-12-21 10:44网络收集

简介归去来兮小说二十四归去来兮小说二十四那天晚宴过后,他们先要了一部出租车把几位老人和孩子送回住处,宜稔夫妇带着湘荭夫妇和谢正毅来到餐厅不远处的一间茶室,周翔看到茶室...

归去来兮 小说 二十四

那天晚宴过后,他们先要了一部出租车把几位老人和孩子送回住处,宜稔夫妇带着湘荭夫妇和谢正毅来到餐厅不远处的一间茶室,周翔看到茶室隔壁就是一家盲人按摩连锁店,便半开玩笑地对另两位男士说:“要不要见识一下今天中国的腐败生活?也有助于正毅兄醒酒!” 宜稔啐了她老公一口:“就你这样别把人家都带坏了!”“老婆大人在,我哪敢?人家留洋博士们难得回来一趟,休闲一下吗?何况,也就是洗洗脚,按摩一下!你们姐儿俩不也可以说说悄悄话?” 宜稔一想也是,她一肚子的话想对湘荭说呢!于是,也鼓动:“这家盲人按摩还不错,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里面基本上都是全盲和半盲的按摩师,你们三个男的去舒服一下也好,我们姐妹俩喝茶聊天正好!”

于是在茶室门口,几个人分成男女各一组,男人们洗脚按摩,女人们喝茶谈心。

茶室里非常清雅,靠墙边一溜排木质书架,报刊杂志和书籍排得整整齐齐,宜稔要了一壶枸杞红枣菊花茶,配了七八小碟各式各样的零食,光瓜子就好几种,还有话梅、中式甜食。湘荭忙说:“哎呀, 你点这么多我们俩那吃得完?刚刚吃的晚餐还没消化掉呢 …… ”宜稔说:“咱俩好好聊聊,等下他们过来还可以吃吗!”

服务员把她们点的食物饮品都放好吩咐有事尽管招手,就留下两个女人让她们独处。宜稔端起面前那个精致的景德镇瓷茶杯,泯了口茶,问湘荭:“青鹛和谢正毅是不是有问题啊?今天谢正毅当然是喝醉了, 但酒后吐真言啊!” 湘荭眉头皱了起来,说:“说不好,他们俩老这样分居两地的话,没有问题也会有问题的!谢正毅年富力强,也不知青鹛怎么想的?我知道谢正毅这趟回来有心合家团圆,想常住下来的,可是,怎么没几天他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呢?” 宜稔又问:“他不是来装修房子的吗?” “是,但我总觉得什么不对?哎,算了,我们俩也别瞎猜了,过两天我们就去上海了,见到青鹛,我会好好问问她,也要跟她说说一家在一起的重要性!”

湘荭不想就那个话题再谈下去,便反问宜稔:“说说你吧?还好吧?刚才饭桌上我耳朵飘进去一点你婆婆的话,说你要考副教授,还说周翔要考正教授了!” 宜稔眼睛翻了一下,叹了口气:“她这是明显地在向众人显摆她的儿子比我强!” 湘荭呵呵一笑,说:“老公强也有老婆的功劳吗!你婆婆现在也会说话了!”“你根本不知道!” 宜稔一下子变得很激动:“她从来只会贬低我抬高她儿子!她那张嘴!我宁愿她不说话会比较好!”说着说着宜稔的眼睛红了起来,竟然说不下去了。湘荭从桌上拿了一张纸巾,递给好友,抱歉地说:“我没别的意思,你别想多了,我们不谈你婆婆,我知道那老太太不好搞,我早说过的。”不劝还好这一劝,宜稔的眼泪反而不停地流了下来,她擦着眼泪擤着鼻子,嗡声说道:“不是你!是她!你不知道她整天在周翔和我之间挑起是非,不瞒你说,要不是为了女儿,我也会说出谢正毅刚刚说的话!”

湘荭吓了一跳,一把抓住宜稔的手,摇晃着说:“你别说气话!你又不是嫁给她!不行你就下逐客令,让她回自己家去,只要你跟周翔好好的就好!我知道周翔是很爱你的!” “那是以前,你不知道他现在早就变得不一样了!” 宜稔断断续续地把这几年了夫妻俩的磨擦以及婆婆从中起得负面作用说了出来。

周翔确实当年是爱宜稔的,虽说他这个孝子再爱妻子还是坚持让寡居的母亲和他们住在一起,但新婚燕尔,夫妻浓情蜜意时,母亲说媳妇不好的话自然就是左耳进右耳出。宜稔生孩子前,婆婆接口要照顾外孙女,住到她女儿家一阵子,宜稔心知肚明,婆婆不愿照顾媳妇坐月子,宜稔的母亲因此在女儿家住了三个月,照顾女儿坐月子间帮助女儿带外孙女。

三个月后,婆婆回来住了,说女儿家太小,还是儿子这里宽敞。她倒是口口声声“想念儿子和孙女儿了,回来带孙女!” 宜稔大学里执教,无需坐班,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除去上课时,女儿交给婆婆,即使自己备课都是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拿着笔记笔记,婆婆很少会把孩子接手过去。明里暗里婆婆说了多少次,周家就周翔这个独苗,眼看周家的根就要断在这辈上,起先,周翔还会说说他妈妈:“妈, 你那是老黄历了!如今男女都一样!再不行,将来咱也招个女婿,孙子也姓周,行了吧?!”婆婆总是叽里咕噜:“那不一样!不一样的!” 宜稔从来就当没听见,所以看到婆婆不是那么喜欢孙女儿,也不勉强她老人家,自己的女儿,自己喜欢就好!慢慢的,周翔也不再回应,任由母亲去说,宜稔就不太高兴了:“你是不是也认同你妈说的,我让你们家断根了 ? ”这话周翔听了也不乐意了:“你要我怎么说,跟她吵?让她住嘴?她可是我妈,站在她做母亲的的立场,话也没错啊!你确实没生个儿子啊?”“你怎么这么说话?你也受过高等教育,生男生女是我能决定的吗?要怪怎么不怪你自己啊?”夫妻俩一顿好吵,争吵似乎从此开了头,开始还避着老太太,时间久了,当着老太太的面也照样扯着嗓子相互埋怨。

周翔自升了副教授级,也许是跟系主任关系很好加上酒量颇大,被主任带着到处吃酒席做顾问,毕竟是学经济的,又正值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稍具规模的大公司都愿意请他们名牌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指导顾问;也许家里被两个女人挤成了受气夹心板,干脆,整天泡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免费招待的洗脚按摩,比呆在家里吵架生气舒服多了。就这样,日子在夫妻间渐渐冷谈的情感中悄然滑过。

直到不久前,宜稔和周翔的女儿生病,深夜,小姑娘发高烧退烧药也没用,宜稔急得六神无主,近午夜,周翔满身酒气的回家,宜稔让丈夫赶紧下楼要出租车把女儿送儿童医院,婆婆在一边风言风语似乎小丫头被做妈的惯坏了,发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周翔歪在沙发上就不像要站起来的样子,又急又气的宜稔拖不动沙发里的男人,被婆婆的话吵得头昏,猛然大叫:“你住嘴!她是我的女儿!这是我的家!”老太太第一次被媳妇的反抗惊呆了,呆若木鸡,十秒钟后,爆发出凄厉的哭声,周翔被吓得完全清醒,只听得老母亲一声:“我不活了,我活不下去了!有人要赶我走啊!儿子养大了有什么用?我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今天你有了外面的女人就不管你妈的死活了!我死了算了!”哭着叫着就要拉开他们四楼的窗子说要跳下去,周翔一边冲过去拉住母亲一边气急败坏地问妻子:“你对妈说什么了?还不快过来赔罪!” 宜稔看着矮小的婆婆站在窗台边根本不可能爬过那么高的窗台,摆明了虚张声势,想到生病的女儿,自己也没时间跟他们闹,转身进了女儿的卧室欲抱着女儿下楼去医院,刚走到大门边,还来不及叫周翔帮助开门,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旋风般卷过来的周翔冲到她眼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就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周翔的一巴掌重重地甩在她的左脸颊上。

夫妻俩随着这一巴掌都傻了,那边老太太早已不要死了,在一边叽咕着:“打得好!打得好!女人就是要多打,才知道听男人的话!儿子你终于像个男子汗了!”

“开门!”抱着女儿的宜稔冷冷的对面前这个曾经海誓山盟今天却无情无意地打女人耳光的男人说了两个字,周翔这下算是真正酒醒了,赶紧打开大门,抢先跑下楼去,拦了部出租车跟着一起去儿童医院。

说到这里,宜稔满眼含泪的看着湘荭说:“如果没有女儿,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怎么可以动手?天啦,我难以相信周翔怎么会变成这样?” 湘荭感到握住的宜稔的手冰冷颤抖,她知道宜稔心里可能更冷。

“后来,我们大概有一个多月分房睡,我说陪女儿,他大概也知道自己过份了 …… 跪在我面前求我原谅 …… 我们又在一起了 …… 但是跟以前感觉再也不一样了。”

待续


文章信息

本文标题:归去来兮 小说 二十四

本文链接:https://xiaoxiangcong.com.cn/gushijingxuan-175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2757072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