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故事精选 >

传 家 ( 四 )

小龙 2021-12-21 12:40网络收集 作者:传 家 ( 四 )

简介传家(四)传家(四)传家四房子终于收工了!老喜老两口也被带过来看看,老太婆一边用手摸着铅灰色的墙,一边流眼泪。小刚刚扶着老喜说,等全收拾好了就与别人家的一样。老喜...

传 家 ( 四 )

传家

房子终于收工了!

老喜老两口也被带过来看看,老太婆一边用手摸着铅灰色的墙,一边流眼泪。

小刚刚扶着老喜说,等全收拾好了就与别人家的一样。老喜站在阳台上望望前面人家已经装好了的,紫红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显得分外有富贵气,家家房顶都有灰黄色的圆形水箱,都架了太阳能,有这东西在家洗澡跟喝水一样放便。

老喜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往年天冷时洗澡都要上街,洗一会澡都快要挤成人干子,那水浑浑的,各人当命汁似的拼命往里挤。

就打身体不舒服,都是在家挂个浴帐子,半蜷着,老奶奶帮到处擦擦,这日子,小鬏们算是熬到头了!

想象中,老喜仿佛自己躺在浴缸里,一身的香夷沫子,老喜不禁笑出了声,嘿嘿,咳咳!又咳了,小刚刚连忙轻轻捶捶老喜的背,扶着下了楼。

走在小区的中心路上,老喜左看右看,好看,好看。

老喜!老喜!

有一在边晒太阳的边与人闲聊的老头在喊,是不是柳树庄的老喜啊?!

啊,啊!你是,你是大老黄?!

啊,啊,老喜啊,你家也搬过来了啊?!

嘿嘿,才收工,没拾掇呢!

早点拾掇啊,早点搬过来,咱哥俩还一起玩啊!

唔,唔,玩,一起玩!

当年年轻力壮的,老喜到大老黄的庄子上剃头,大老黄与一帮汉子在社场上打赌皮石磙子,这东西要有头三百斤重!汉子们闲下来的时候就拿它皮麻,那大老黄能用腿倒剪把石磙子立起来!

老喜一来,大老黄就喊老喜来家吃饭,没好的吃,就是棒嘟嘟也不敢尽饱吃。有一回大老黄用豆饼子掺菜粥招待老喜,老喜连吃四大碗,不敢再吃,怕人家不够了,回来,老喜唠叨好一阵子,好吃啊!

过去的日子真是不敢回过头去想啊!

现在,都熬出头了!比想的还要好,当年都唱,葫芦头会讲话,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小宝车一人一挂!可不,真是这样了!

老喜高兴归高兴,终究没晕过去,葫芦头,葫芦头里的钱,一直没拿出来,房子收工了,有些帐还没结呢。

小六子上天打电话的,说是还请大喜一手泥墙,也不要多好,先铺个一般的地板砖,把墙刷白,也不吊什么顶,灯什么的等他自己回来买。

老喜把从二喜四喜五喜那借过来的钱,又加上两闺女家的钱,算算基本就够了,都给了大喜,大喜忙里忙外的,在小六子的房子上也没贴什么钱。

果果上天来的时候说过,房子装修讲究不尽,弄差不多也就行了,小刚刚说基本的电器不用买,果果家要陪的。

就这样,大喜的全部积蓄也基本清空了,年里小刚刚结婚的钱还得另想办法。

等真的一切忙的差不离的时候,都进腊月了。

与果果家商议是正月初三的日子,果果的父亲不同意再拖,说反正迟忙早忙一个样,趁早把喜事办了,一好百好。

大喜背地找二喜和四喜,商议借点钱,把小刚刚的事办得也体面些。也说了,等两家忙事需要钱的时候,也会倾力帮忙的。

姊妹姊妹,各受各罪;兄弟兄弟,各种各地。

话理是这样,但各家又不一样,毕竟,一奶同胞,手足情深,二喜和四喜又各借给大喜一万。大喜觉得不富足,又打电话给五喜。五喜也很爽快,给汇了一万五。

果果家陪的家电年前就运过来了,也是两家人一起到电器超市买的,拿了户口本,买了部分国家补贴的产品,也好,也不算贵,算下来一万多一些。

两家人高高兴兴地雇辆皮卡,两年轻人随车先走,两对老的又转转,议论议论具体的一些细节。

果果她爷的意思,可以热闹热闹,虽是嫁女儿,但如今潮流不一样,大大发发的,一辈就这事是真正的大喜事,自己年轻时穷,没怎么办就混过来了,现在也不是富,但也有办办的力。

大喜是为儿子操办喜事的,女方提的也合情合理的,也就顺上赞成,就是小车子有些难办,正月结婚的多,车子难找,雇的代价太大,不是过日子人的心。

果果她爷答应帮找一辆,大喜无论如何要找一辆,这就有两辆了,其余实在不行,找几亲戚,有摩托车的也来壮壮声势。

一路谈一路往农公车停靠点去的时候,看见公园旁的小广场上一群穿大红运动服的老头老太在用羽毛球拍兜住羽毛球左右上下晃悠,大喜看人家那么悠闲,怪羡慕的,恋恋的走过去了还扭过头去望。


文章信息

本文标题:传 家 ( 四 )

本文链接:https://www.xiaoxiangcong.com.cn/gushijingxuan-1773.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2757072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排行

本栏推荐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