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故事精选 >

只当是梦一场

小龙 2021-12-21 12:44网络收集

简介只当是梦一场只当是梦一场只当是梦一场文学害人不浅啊……喝了半醉的他吐着高度白酒的气息迷离着泛红的眼盯着我说道,我,我的故事得从我爱好文学说起……我、我那时是个水兵...

只当是梦一场

只当是梦一场

文学害人不浅啊……喝了半醉的他吐着高度白酒的气息迷离着泛红的眼盯着我说道,我,我的故事得从我爱好文学说起……我、我那时是个水兵,一个酷爱文学的水兵……

我望这个初次见面的中年汉子,认真打量着这个有些絮叨的人。他察觉到了我的眼神,可能是我的眼神鼓励了他,他的眼有了光亮,话也流畅了许多。他很有兴致地说他的故事给我们几个一起喝酒的人听,偶尔我会提个小问题,越发引起了他的兴趣。现在我把他的故事转述给大家听,是个动人的故事……

一个年轻的水兵正在码头站岗,身后就是蔚蓝的大海在浅蓝的天空下荡漾,一艘英俊的浅灰蓝色军舰就靠在码头,远处有几只海鸥在飞来滑去。这是个星期天,大部分水兵都不在,码头上静静的,只有海面上的风带着淡淡的腥味吹拂着。这个站岗的水兵笔直地站着,任凭脑后的两根飘带在风中飘忽,他的脑中也许飘过一句诗,可不甚清晰,却又不敢去想。他年轻的脸庞因为执行任务而棱角分明……可眼前分明就站着个白色连衣裙,裙角被风吹起,露出细腻圆润的膝盖……她在说什么?这个姑娘小巧的脸上柔嫩的嘴在说什么?奥,她想上军舰上开开眼界。这可不行,水兵的心忽然害了羞,可是不行,这是军纪!

姑娘撅起好看的小嘴嘟囔道:凡是有着幸福的地方,那儿早就有人在守卫:或许是开明的贤者,或许是暴虐的君王。这些话一个不拉地被水兵收到耳朵里,水兵的心颤了一下,脱口而出的是:这是普希金的《致大海》!姑娘闻声停下了转身而去的念头,眼里里闪出一丝的光彩,真不敢相信,一个站岗的水兵竟然也懂普希金!

接下来的故事可就有点俗套了,两个人谈了很多文学上的话题,真是投机!姑娘虽然没能上军舰,但满心欢喜地带着水兵的地址姓名回去了。水兵的心如时刻涌动的海一样,一波接一波的浪花从此难以停息。水兵的心化成一首首纯粹的诗句飞向正在校园里学医的她,他们都享受着人间纯真的美好——在诗歌里陶醉在诗歌里升腾在诗歌里净化……一直到姑娘考了远方的研究生水兵也转业回到小城……谁也没捅破那一层的纸,没有想过。都成了家,都有了孩子,书信不再频繁,但短信问候倒也不缺。

要命的事情出现了,他讲到这的时候眼神暗了下去,这个汉子好像有些累了……他掏出一枝烟点上,手有些微微的抖。她,她生活的并不好,她是专家级医师,希望生活安定,可丈夫下海经商发了。两个人越来越远,最终不得不分离,孩子随了他。这让转业的水兵陷进了大海的漩涡,徒劳地挣扎着,挣扎着……好几次听到她从远方传来的平静的声音他就有些颤抖,他隐隐地感觉到她平静背后的压抑……可有什么法子呢?虽然很想陪伴在她的身旁,可还是她读大学的时候去找过的,后来就一直没见过面,如今,如今孩子都大了……再次有她的消息是说已经到了美国,依然是平静的声音,简单而又贴心的问候,如同在身边一样,全然没有隔着半个地球的感觉……我还是有些傻,我还是有些傻,我真该在她走之前去看看她……大约两年她又回来了,可不到半年就忽然没了消息!手机都停了!

就在彷徨而焦急的日子里接到一个电话,揭开了所有的迷。打电话的女人说是她的姐,姐告诉他很多……她去美国就是治病的,她的病她自己很清楚,如今,她永远地走了,走了……她把自己的故事告诉给姐,还留下一只木箱子。木箱子里都是水兵的信与按时间顺序打印整理好的水兵多年的诗!水兵的泪在心里奔涌,脸色很难看地接听着电话……一个星期后收到了寄过来的打印整理装订好的诗稿,他一直不敢翻看里面的内容,他把这个收在办公室里,回到家小心地与妻子女儿说笑维持着应有的常态,可夜里总会突然醒来再也睡不着……

你知道吗,我的心难受极了。我实在无法忍受下去了。一次晚上慌称加班,悄悄地把那几本她整理好的诗稿烧了,烧了!……我注意到他说烧了的时候松了口气。你说我这样做对吗?他轻轻地问我。我没有回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着这个眼神如孩子般的汉子,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难得他如此相信我,第一次见面就讲了一直藏在他内心的故事。我想,这是他第一次讲,也应该是最后一次讲。他给我看了他的一首短诗:月初的语言/迷失了回家的月亮/看不见水/沉默/洗涤我们的距离/没有你/我身边的夜很长/很长

二0一一年九月十七日二十二点


文章信息

本文标题:只当是梦一场

本文链接:https://xiaoxiangcong.com.cn/gushijingxuan-177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2757072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上一篇:传 家 ( 四 )

下一篇:马蒂纳与爱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