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生活感悟 >

调色盘里没有红色

小龙 2022-01-15 02:55网络收集 作者:调色盘里没有红色

简介调色盘里没有红色(一)他是最后一个和我招呼的人.那时,我看见了她站在他的身后微笑.他说:成悦,你怎么留长发了!我微笑地说:不介绍你家属么?那女生没有给他机会,大方...

(一)
   他是最后一个和我招呼的人.
   那时,我看见了她站在他的身后微笑.
   他说:成悦,你怎么留长发了!
   我微笑地说:不介绍你家属么?
   那女生没有给他机会,大方地伸出手说:上官樱!
   刚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没有去交握那只手,我惊讶地看着他!
   他微笑地说:是上官樱!
   我迟缓地去接受那只手,见到她说:是不是熟悉?
   我更惊讶地抬起头,看见她微笑,想问她一点什么,晚会已经开始……
   那是一次大学聚会,从那以后,我再没有他的消息!
   当我坐在咖啡店里喝着摩卡对刘微讲述的时候,接受了她很多记卫生眼!
   她不客气地说:你白痴啊,这样的事情你都还想。
   我说:他还是记得我的。
   “放屁!”她死劲地灌水。
   这就是刘微,我们认识了10年的刘微,一生气就开始拼命喝水。
   我没有阻止她,等她喝够我才说:他应该记得我们。
   “上官樱我告诉你少做梦,别忘记上次的教训,这件事情一旦暴光后果不是你能预料的。”
   “我知道,所以我什么也没有对他说!”我望着咖啡想如果可以回到那天,我就不用这样一直望着他走远,而没有办法说话!
   “樱,我只是想你知道!没有要你不快乐的意思!”
   “我知道的!”我抬头对她微笑却让眼泪流出……
   (二)
   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巧合,我不想去承认我是在等待,等待契机!在等待奇迹的时候我就想到了等待和他的巧合,只是他不会知道,不然也不会现在才给我这个巧合。
   所以,我听到他说:好巧,怎么在这里遇见你?
   “不高兴遇见我?”我好笑地说!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笑着说:介不介意和我去喝杯咖啡,叙叙旧?
   我点点头“只要你不怕你女朋友介意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
   然后,我们坐在了这个宁静的咖啡店里无比安静,我沉默地看他,他环顾店里的布局,有意逃避!
   上到第6杯咖啡时,我按奈不住说:你不会想让我把咖啡当水喝吧?
   “什么?”他没有料到我突然说话。
   我将杯子放下说:黄子鸣你觉得我们应该这样叙旧?
   店里的班德瑞将我的语气减轻了许多,变得玩味,却没有将我的怒气表达出来。
   他笑着说:这么久没有回来,一下子接受这么多变化似乎反应不过来!
   “包括人?”
   他突然愣了一下看着我说:原来你知道?
   “从那天开始我猜测的!”我在咖啡里倒入牛奶!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你很熟悉!”他辩解地说。
   “呵呵,我们不熟悉能是同学?”我好笑地说。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样的熟悉,是那种……”
   “你觉得我像上官樱?”我笑着看他表情!
   果然,他立刻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
   我逃避开他的眼睛对着咖啡说:“我不知道啊!上官樱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么?我都不认识她怎么会知道?”
   “成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他严肃地问。
   我轻轻地叹气,良久才说:也许是我和她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彼此都有些影响,所以你才会有错觉。过去的早就过去了,你现在不也是重新开始生活得很好么!
   他听见我这么说,一下子泄了气,露出无奈的微笑,抱歉地说:对不起!可能是我太想念她了。
   我伸出手想安慰他,却在那一刻想到了另一个上官樱。在他抬头前迅速收回手,我知道我什么也不能说不能做。
   (三)
   “幸好你还能有理智!”刘微后怕地闭上眼睛,片刻才说:我们离开这里,你不是说喜欢海边么?我们去南方海边城市!
   “刘微,我真的好想告诉他!”我望着窗外的黑夜说。
   突然,刘微扳过我的身子生气地说:你疯了?你忘记了去年的事情?要不是我为他洗脑,你的事情还不知道招来什么问题?
   “我们就告诉他一个人,就只是告诉他,只要他不说是不会有问题的!好不好?”
   “你认为他能接受?别忘记了他现在是别人的未婚夫,你能担保他不会告诉那个上官樱?”刘微生气地放开我,拿起杯子就喝水。
   我挫败地坐在地上,眼泪坠落下来滋润了光洁的地板!
   我知道不说永远是最好的,这样不会麻烦刘微善后,也不会影响他的幸福,更不会招来非议,似乎一切都不会破坏。我以为我这样想是最好的,却在见到她后才明白,一切早已失控!
   当我见到她时,她已经剪了短发,袭一身红色吊裙,脸上艳妆,有些傲气和不耐烦。
   “对不起,是不是等很久了?我刚下班路上塞车所以晚了!”
   “我也是刚到!”可是她的表情并不是刚到的颜色,好象还有些怒气。
   沉默良久,她才说:我和子鸣下个月要结婚!
   我笑着说:恭喜你们!
   “我希望你离开这里!”我一震没有说话!
   “聚会那天,他一早就看见你,可是却踌躇着没有立刻和你打招呼,好几次都要走向你了,他却又走远,绕过你好象在躲避什么!”
    我了然地笑着说:你不要担心,我和黄子鸣只是同学!我们也没有什么联系的,我们……
   “你们是恋人,不过那是以前的事情了!”她突然打断我的话说!
   “你在胡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是恋人!”我尴尬地笑着!
   她望着我,看了很久,才无比讽刺地说:一张面具就遮住了你上官樱的灵魂难怪子鸣认不出来!
   我立刻就僵硬了,冷洌的脸上,无助的内心,说出来的是这样一句话: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她看着我笑,似乎是在看着我的灵魂冷笑,所以说话也不是这么客气。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想不到吧?你和刘微千方百计瞒着,纸还是包不住火!”
   我握紧拳头,任指甲陷入掌心,冰冷地说:你知道多少?
   “刚好够用!”
   “例如?”
   “调查后我发现成悦五年前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却在四年前奇迹地活过来!而她醒过来的时间和上官樱死亡的时间出入不大,上官樱是因为……”
   “够了!”我听见玻璃杯亲吻大地的残酷声音,看着错愕的她问:你到底想怎样?
   她恢复过来,眼里闪着讨厌的笑说:我要你永远消失在子鸣的面前!
   “记着你的条件,不要逼我杀了你!”我捂着欲裂的头丢下这句话离开了她!
   (四)
   能够听着海浪的声音入睡是一种满足和幸福,至少我是这么想的,也许是海浪能够充分占满我整个思绪,让我无力再去想。
   细细的海水迎向脚丫,轻轻地淹没脆弱的肌肤,冰凉而湿润.看着海浪突然想起了海子,他不也是向往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么?而我,现在享受的也是这样一种怡人和狭意的生活!不知道是喜欢大海才喜欢海子,还是喜欢海子了才喜欢大海,就一直这样喜欢着。
   当初就是想葬在海边,所以才让她面对大海。
   记起和黄子鸣喝咖啡的那次,我就曾经和他来到海边,从那次醒来后,就没有来看过自己的躯体,好象是在天堂里望着地面上的人一样,那种感觉很悲凉很无奈!不知道活着的究竟是谁?
   他当时告诉我的躯体说:如果你觉得冷,一定要来找我!
   可是我现在很冷,却不能去找他!
   他应该结婚了吧?离开也一年了,刘微也时常回去,却没有对对我说什么。他再也没有消息!这样何尝不好呢?
   只是那天看到上官樱穿着红色的衣服,突然想起来他不喜欢红色,也不喜欢浓妆。他喜欢的是睡着的上官樱的素妆和长发!
   所以我袭素白披散着长发在海边散步。心想刘微应该快回来了!于是往回走,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直到我双眼迷蒙,眼泪落下看见了身影后面的刘微在对我鬼魅地笑……
   我感觉自己被出卖了,居然是这么甜美,因为他已经朝我张开了双臂……
  
  
  

------------------------
又是一抹黄昏 羽化了驻守我瞳池的你 摇曳星辰 在海的这方天的那边
去漂泊的玉壶呦 红绿乱点 剩下液化的红豆呢 掌开了一叶芭蕉 不知为谁赴约

文章信息

本文标题:调色盘里没有红色

本文链接:https://www.xiaoxiangcong.com.cn/shenghuoganwu-54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2757072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上一篇:爱人心玻璃心

下一篇:秋风瑟瑟

文章排行

本栏推荐

热门专题